耐克:2020年最棒的消费股

美股研究社 | 2020-10-17 09:28:29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吴海珊

编辑 | 张苏昊

2020年的耐克(NKE.N)将被铭记。这家传统的运动服装公司,在百年难遇的疫情中,成为美股本年度的成长明星之一,涨幅媲美一些当红的科技、医疗公司。

截至10月15日收盘,2020年耐克股价上涨了接近30%。从2020年1月2日开盘的100.625美元,上涨至10月15日的129美元。若是从3月18日触及低点59.51美元计算,耐克股价上涨幅度已经超过100%,大幅高于大盘,也显著领先同行,被分析师评为”零售业最强大的品牌“。

尽管当前耐克的市盈率已经不低,但在同业公司中并不是最高的;以瑜伽风格著称的运动服零售商露露柠檬(LULU.O),市盈率目前达到85倍;拥有Lee和North Face等品牌的成衣企业威富公司(VFC.N),市盈率也高达约88倍。考虑到未来的利润增长,耐克70多倍的估值还远没有高到令人担忧的程度。 

《巴伦周刊》中文版认为,市场给予耐克的估值,已不再基于对传统消费品公司或运动品牌的估值逻辑,而是在耐克实施“直接面向消费者策略”(DTC)的战略转型之后,将其视为一家仍在继续加速转型的数字化平台公司。目前,最受欢迎的线上零售品牌亚马逊(AMZN.O)的市盈率已超过126倍。

不断被上调的目标价

半年来,上调耐克目标价的戏码不断上演。自7月份发布其第四季度财报开始,分析师一直在上调给予耐克的目标价,以求能够追上其股价上涨的步伐。

BTIG 的分析师卡米洛 · 里昂(Camilo Lyon)连续三次上调对耐克的目标价,先从每股87美元提高到每股107美元,接着又从108美元上调至117美元,后来又调高至140美元。

派珀 · 桑德勒(Piper Sandler)分析师埃林•墨菲(Erinn Murphy)将耐克目标价从96美元上调至112美元,而后再度提高到130美元。

雷蒙德 · 詹姆斯(Raymond James)的分析师马修 · 麦克林托克(Matthew McClintock),7月将耐克股价目标值提高15美元,至115美元;之后又提高至121美元;9月耐克第一季度业绩发布后,他将耐克的目标价从121美元提高至140美元。他说,“ Nike见证了前所未有的消费者参与度,在Training Club App上的会员比例创历史新高,而Nike Running Club连续四个月下载量突破100万。”

尼德汉姆(Needham)分析师里克 · 帕特尔(Rick Patel)将耐克的目标价从80美元提高到113美元,之后提升至132美元,9月份第一季度业绩报之后,他又将耐克的目标股价从132美元上调至149美元。

萨斯奎哈纳(Susquehanna)的山姆波·塞尔(Sam Poser)7月时就将耐克的目标价一举提升至130美元,他的团队属于对耐克最乐观的团队。当时他写道,耐克“恢复得比任何一家公司都快”,并称耐克是“零售业最强大的品牌”,之后他又提升耐克目标价至150美元。最近,山姆波·塞尔重申了对耐克的正面评级,并将其目标股价从150美元提高至160美元,原因是:“数字化实力,一流的客户参与度和无与伦比的产品创新继续加速。” 

Telsey Advisory的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ristinaFernández)写道:“总的来说,第一季度的结果表明,耐克的品牌势头仍然强劲,其强大的执行力将使它从新冠疫情时期中脱颖而出,成为更加强大的参与者。”她也给出相近的目标价,将之上调至155美元。

随着分析师一路上调,目前华尔街对于耐克的目标价已位于150美元左右。截至10月15日收盘,耐克股价报129美元。

据《巴伦周刊》统计,到9月时,华尔街已经没有看空耐克的分析师了,超过80%的分析师给出“买入”或同等评级。 

自2020年以来,耐克股价在3月经历了较大下滑,此后即一路攀升。若按照3月时的股价最低点(约60美元)计算,耐克迄今的股价上涨已超过一倍,成为今年美股市场的成长明星,这一涨幅已超过微软(WSFT)36%,超过Facebook(FB)28%。

作为可对标公司,安德玛(Under Armour,UAA)的股价表现比之耐克可以说是云泥之别。安德玛1月2日开盘报21.83美元,截至10月15日收盘,安德玛报12.92美元,下跌超过40%。

在线销售猛增

跟大多数零售店一样,耐克在新冠疫情中遭受了严重的冲击,许多店铺关闭。但分析师预计,耐克将有望成为此次危机中的零售业赢家之一。

耐克的最新财务报告证明了这一点。2021财年第一财季的财报显示,耐克的营收下滑了0.6%至105.9亿美元,但经调整后的每股盈利为95美分,大幅超过市场预期。分析师曾预测,耐克的每股盈利为46美分,营收为91亿美元。 

受到业绩提振,耐克9月22日盘后大涨超过10%,9月23日上涨了8.76%。

这一成绩是在线下门店遭遇重创的情况下取得的。疫情期间,耐克维持了几乎所有门店的营业,但数据分析公司Placer.ai的数据显示,6至8月,耐克商店的人流量平均下降了37.6%;这种情况随后得到了可观的改善:8月31日当周,流量下降收窄至17.3%。

耐克的数字收入增长,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实体店的颓势。在最新的财报中,耐克该季度的在线销售收入增长了82%,占耐克总收入的30%,这也是该公司财报中最亮眼的部分。耐克管理层此前预计,到2023年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三大动力

线上销售的大幅增长,是耐克采取直接面向消费者策略(DTC)的最明显成果。该策略的实施,疫情期间消费者对于健康的关注,以及中国市场的坚挺,三者共同造就了耐克今年的涨势。

几年来,耐克一直致力于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销售,这一策略强调电子商务的发展,同时逐步关闭与一些百货商场等实体店的合作。疫情加快了这一转型过程。

为了支持这一策略,耐克在7月份大规模更迭了管理层,任命了一批新的高管进入管理团队,领导不同的地区和品牌细分市场。这些新人高管中,除了一些耐克的老员工之外,还有一部分来自可口可乐(Coca-Cola)。耐克称,为适应其DTC策略,改变其运营模式,可能会使公司整体上出现工作岗位的净流失。该公司计划一次性支付2亿到2.5亿美元的税前费用,用于终止合同。 

在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耐克表示,DTC策略即“在耐克自有和战略合作伙伴的生态系统中,创造一种更加优质、一致和无缝的消费体验”,并将与技术投资结合起来,以促进其数字化转型。 

这一转型也将加速实体店的关闭,但分析师们并未因此担忧耐克的销售。

BTIG 的分析师卡米洛 · 里昂认为,耐克正在经历一次彻底的变革,藉此成为一家更加数字化的敏捷型企业,未来五年,它的息税前利润率(EBIT)将大幅提高。

瑞银(UBS)分析师索尔(Jay Sole)认为,强有力的在线销售和库存控制将是重点,如果耐克能够实现这些目标,投资者将更有可能从其它市场的疲软中寻找机会,同时对该公司的长期增长计划更有信心。

考恩公司(Cowen & co.)认为,耐克正处于“数字转型十年”的门槛。分析师克南(John Kernan)表示他更感兴趣的是“加速转向耐克网站(Nike.com)” ,这种趋势加强了公司与核心客户群的联系,同时也有利于利润率。在过去五年中,耐克的电子商务业务的复合年增长率约为35%。他认为,消费者对线上购物越来越多的偏好,可能会使耐克2024财年的息税前利润增加2个百分点。他估算,如果耐克在未来四年的电子商务收入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9% ,那么到2024财年,销售额将达到150亿美元。

麦克林托克McClintock指出,耐克不仅在其网站上吸引消费者,还成功使用病毒式的数字内容影响受众。这对客户忠诚度来说是个好兆头。他认为,耐克“是长期定位最好的品牌之一,应该能够以强大的品牌动力、财务灵活性和数字领导力来驾驭当前的环境。”

当然也有分析师担心,实体店铺的关闭将影响到耐克短期内的销售。 

但近期业绩证明,消费者在全球疫情中更加注重健康,而耐克的转变无疑吻合这一需求趋势。有分析师表示,耐克在长期健身/休闲化趋势和行业结构变化方面都处于有利地位。与消费者有着强烈直接接触的公司从中受益最多。例如,有数据显示,4月份在美国购买的运动鞋中,约有三分之二是通过网上销售的。

疫情之后,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商业模式已非常流行,不仅限零售业,而是在整个商业中都如此。这种策略能帮助企业控制其产品情况,还能限制折扣,保护品牌价值,并收集消费者数据。

中国市场是分析师关注的另一个因素。在过去的一个季度,耐克在中国市场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有分析师表示,投资者最关注的将是耐克在中国的业绩,这是这家运动服装巨头的关键领域。

派珀 · 桑德勒(Piper Sandler)分析师埃林•墨菲(Erinn Murphy)认为,尽管与疫情相关的销售额下滑可能会持续到第二财季,但是,仅来自中国和电子商务的收入“就可能支撑耐克今年的销售额至少保持平稳”。 

上涨明星耐克

积极消息带来了耐克股价的大涨。截至10月15日,耐克的市盈率75.28倍,总市值2025.1亿美元。FactSet 的数据显示,其5年市盈率的平均水平为27倍。 

股价上涨为投资者带来财富的增长,其中包括耐克董事约翰 · 罗杰斯(John Rogers)。罗杰斯在3月27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的一份表格显示,他以平均每股84.22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500股耐克股票。罗杰斯是资产管理公司 Ariel Investments 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投资官,目前拥有11851股耐克股票。若按照10月15日的收盘价来计算,罗杰斯的这部分股票价值已经上涨53.17%,获利11.19万美元。罗杰斯拒绝对他的股票购买发表评论。 

估值已经如此之高,耐克的股票未来还能涨吗?从目前分析师的预测来看,恐怕是的。

第一财季财报显示,耐克的每股收益是分析师预测的2倍。目前看不到任何改变其盈利增长趋势的因素,而且,实体店关闭的负面影响将在未来逐步减弱。 

古根海姆认为,在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的领导下,耐克正迅速迈入其历史的下一个时代。新时代的耐克,将以数字方式主导,并可能由其与同行之间更大的差距以及耐克自身的历史生产率、消费者参与度和财务绩效来定义。“总体而言,最新的策略及其业绩结果,进一步加强了我们关于耐克的投资论点。耐克仍然是我们的最佳选择。”该公司甚至将耐克的目标价提升至165美元,这意味着,古根海姆认为耐克的股价在未来12个月内还能上涨近26%。 

纽伯格·伯曼(Neuberger Berman)的高级研究分析师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告诉《巴伦周刊》,“耐克在一季度的表现好于预期。未来一年的股价上涨空间能否成为真实故事,将与毛利率的增长有关。”考虑到未来耐克的利润主要来自其数字销售渠道,而非过去利润率更低的线下销售,耐克的毛利率将会继续改善。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保罗•特鲁塞尔(Paul Trussell)认为,耐克直销业务在总销售额中的占比,最终可能从当前的三分之一提高至二分之一。他在7月份表示,无论公司业绩如何,耐克股票在未来几个季度都将基本上获得认可,因为看涨者更感兴趣的是,随着经济开始复苏,耐克将如何处于强势地位。 

耐克的高估值也反映出该公司在全球运动鞋和服装市场强劲而稳定的增长,以及从苦苦挣扎的竞争对手——如安德玛(Under Armour)——手中夺取市场份额的机会。根据 FactSet 的数据,耐克在价格/账面价值和价格/销售增长率方面排名更靠前。在耐克截至2021年5月的财政年度中,净资产收益率预估为46%,看起来很健康。 

10月8日,派珀·桑德勒(Piper Sandler)最新公布了一份针对美国青少年的半年度调查。调查显示,耐克已经连续十年位居第一服装品牌。它甚至扩大了对竞争对手的领先地位,市场份额猛增27%,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个百分点。 

调查同时显示,在受访者最喜欢的零售商中,亚马逊排第一,耐克排第三。

分析师对耐克的未来只有一点担忧,那就是市场对它的期望可能会过高。鉴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耐克在最近两个季度并没有公布对于下一个季度的业绩预期。有分析师表示,现在似乎缺少一个明确的“标准”或预期,而长线投资者希望继续看到“耐克在DTC 战略和中国业务方面取得成功的证据”,对他们来说,业绩报告可能没有耐克就其长期目标发表的言论重要。

《巴伦周刊》中文版认为,耐克为消费品行业提供了疫情后转型的模版,也证明了线上销售的生命力。最近两个季度的增长仅仅是开始,耐克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策略将继续成为其未来增长的主要发力点。同时,影响前两个季度销售业绩的不利因素——实体店的关闭将逐渐降低。这两个因素叠加,将推动耐克的利润大幅度增长。尽管当前耐克的市盈率已经不低,但在同业公司中并不是最高的;以瑜伽风格著称的运动服零售商露露柠檬(LULU.O),市盈率目前达到85倍;拥有Lee和North Face等品牌的成衣企业威富公司(VFC.N),市盈率也高达约88倍。考虑到未来的利润增长,耐克70几倍的估值还没有高到令人担忧的程度。更为重要的是,投资者给予耐克的估值,已不再基于对传统消费品公司或运动品牌的估值逻辑,而是在耐克转型为销售平台之后,将其视为一家正继续加速数字化转型的平台公司。这个转变才刚刚开始。目前,最受欢迎的线上零售品牌亚马逊(AMZN.O)的市盈率已超过126倍。若以此为参考,耐克的股价将会继续提升。

 

美股研究社声明:本内容仅作为交流学习分享,不构成任何实际投资操作建议。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个人独立思考之上,交易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文章
美股怎样开户?

美股开户教程攻略 01-10

美股怎样开户?